自然教育也是公众参与教育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 要

  ――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社会学习和可持续发展主席阿尔杨・瓦尔斯
2015年11月13日―15日,由全国自然教育论坛筹委会主办的“第二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在杭州举行。400多位来自美国、荷兰、日本、韩国以及全国各

  ――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社会学习和可持续发展主席阿尔杨・瓦尔斯


   2015年11月13日―15日,由全国自然教育论坛筹委会主办的“第二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在杭州举行。400多位来自美国、荷兰、日本、韩国以及全国各地的自然教育领域专家和从业者们参与了本次会议,就自然教育的相关问题分享了看法。会上,记者采访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社会学习和可持续发展主席、荷兰瓦赫宁恩大学教授阿尔杨?瓦尔斯(Arjen Wals)。他长期从事自然教育、可持续发展教育的研究,多次被邀请到中国参加环保领域的官方高层对话。在此次采访中,他向记者详细介绍了他对自然教育的理解、自然教育如何发展等。


  要感受自然的存在

   记者:瓦尔斯教授您好,首先请您明确一个概念,您认为什么是自然教育?

  瓦尔斯:如果一定要让我定义自然教育,我觉得它是让不同年龄段的公众参与其中的、任何形式的教育。

  自然教育就是帮助人们理解自然,学习自然,建立人与自然的联系,从而与自然和谐相处。在这其中,青少年是最容易接受教育,也是最容易发生改变的一个群体,以后他们可能会成为这个国家的决策者,对他们的教育将是更明智的选择,所以自然教育的重点对象是青少年儿童。

  记者:为什么要进行自然教育?

  瓦尔斯:现在的年轻人对各种电子产品的品牌、性能、种类等很熟悉,却可能说不出周边任何一种植物或动物的名称。这种现象说明他们缺少对自然的关怀。一旦一代人和自然失去联系,他们对于自然的感官会关闭,他们对于自然的理解和意识会降低。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如果人们对所处的地方没有任何感觉、没有深厚的联系、没有归属感,他们对于这些地方的责任和关怀意识就将大大降低。

  自然教育就是要通过一种模式建立青少年的行动力和转变力,以保证他们将来可以改变这个世界。我们曾做过一个调查,调查中80%~90%的年轻人,在白天醒来之后眼睛就会被各种屏幕吸引,包括电脑屏幕、电视屏幕、手机屏幕等。我们最本质和最为重要的身份是人类。我们生活的本质目的并不是为了创造经济的利益,而是要在地球上作为一种物种能够繁荣地发展。自然教育就是让学习和工作变得有意义,让人类和自然更加亲密,让人与人之间更加友善,相信人性本善,相信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之间可以相互沟通。

  在消费主义、数字化和全球化的时代,关怀、同情和团结的价值观正处在危险的境地,而这些对于创造一个可持续的世界至关重要。

  记者:您怎么看待技术进步可能带来的人与自然之间的隔阂?

  瓦尔斯:的确会有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要学习怎样和技术打交道,要放弃一些技术带给我们的便利,以及心灵上的满足感。但这个似乎有难度。比如,我们现在在聊天,手机放一边,但我的手机“叮”地响了一声,我立刻会被这个声音吸引,不由自主地想拿起手机来看。这和手机铃声的设计密切相关。斯坦福大学的声学科学家做了很多测试,最后筛选出这种极富魅力和磁性的声音作为手机铃声,这个声音会让人们欲罢不能。正是人类的聪明才智使我们离不开手机这样的高科技的信息通讯技术,让我们没有办法走到自然中去。因此,我们面对技术的时候应当有所自制。但是,我们又不能因噎废食抵制新技术的发展,我们可以将高科技用在提升生活质量,提升河流的水质,提升环境质量上,可以设计智能的APP应用程序,做一些积极的改变。

  记者:那自然教育是不是就可以理解为到户外玩耍?

  瓦尔斯:的确,很多人会这样认为。但我认为这种理解可能有些片面。自然并不代表一定是远离城市,远离人类,它也有可能是在城市里。比如,此刻我们坐的地方,这周边栽种的花花草草,偶尔来觅食栖息的小鸟,都可以让我们感受到自然的存在。


  儿童农场是个好形式

   记者:您的祖国荷兰是怎么开展自然教育课的?

  瓦尔斯:儿童农场是荷兰非常有代表性的自然教育的形式。它源于20世纪50年代。当时荷兰出现了城市化的潮流,为了让孩子们保持对原野、动物和食物的认识,于是出现了这类儿童农场。农场里会选种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蔬菜和植物,为的是让来此参观的孩子们更有兴趣观察它们的原貌。儿童农场和其他农场不同的是,这类农场更像是孩子们的乐园。农场内儿童活动区里摆放着各色的玩具,比如木头做的跷跷板、滑梯、马车、秋千等。在农场的小路上,还随处可见画着小鸡、小猪的指示牌,引导孩子们去树丛里找到小动物。农场中还会有一个简单的儿童餐厅,可以让孩子们在这里就餐。餐厅里几乎所有的食品都来自农场菜地,家长们也可以购买这里的有机蔬菜。这个过程中,农场主的积极参与很重要。因为儿童农场的公益性质,他们几乎不挣钱,但他们非常愿意为孩子们提供这样一个场所。他们认为让孩子们更好地了解食物和食品的生产过程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记者:您特别提到了农场主的参与,为什么?

  瓦尔斯:我想说的是,自然教育需要不同行业、领域的跨界参与及合作,包括研究机构、教育机构、社会组织、企业、政府这5个方面。刚才提到的农场主就属于企业这一类。因为教育本身的多元面向、多重需求等固有的复杂属性,自然教育不应只在独立的领域、特别零散地进行。它要把各界的东西,而不仅仅是不同的机构,还有不同的主题、不同的领域,把他们联系起来共同合作。在荷兰,跨界合作在自然教育上就体现得比较充分。我们继续来说刚才的儿童农场。一方面,农场主和学校积极合作,把场地提供给孩子们;另一方面,因为农场的公益性质,大部分的农场并不挣钱,政府就会给予支持,比如在农场租金上给予很大的优惠。另外包括当地的公益组织、社区也会赞助所在社区的儿童农场。

  他们都秉持这样一个理念:再穷,也不能穷儿童农场。


  治污是很好的教案

   记者:日益污染的环境会不会给自然教育带来什么问题?

  瓦尔斯:肯定会。一方面,因为空气污染了,家长们担心孩子的健康,而不敢让他们走到自然中去。另一方面又会让青少年产生一些困惑,他们很难明白现在这种状况是怎么造成的。因此,对自然教育来说任务很重。

  记者:这种情况下,如何进行自然教育?

  瓦尔斯:我给你举个例子。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在荷兰南部的莱茵河并不像今天这样清澈。它是历经15年的时间,经过了各方共同努力,制定了一系列的环境法案,通过各种政策法规控制和清理污染,污染才得以改善。如今这条河是孩子们的天堂,他们可以自由地在河里游泳。这个治污的过程并不是靠某个单方的力量,而是要靠方方面面的力量,靠每个人每个家庭。城市要节约用水、减少浪费,工厂则要减少污水排放,所以这是一个循环的系统,需要政府和公民共同的环境意识才能促进这个环境的改变。因此,污染治理的过程也是自然教育很好的教案。它让人和自然很好地连接起来。

  记者:自然教育能够促进公众参与环境事务中吗?

  瓦尔斯:当然能。自然教育的目的是让人们更好地认识自然,理解自然,在自己的岗位上尽一份力。其次是通过自然教育增加公众对生活环境的认同和归属感,从而促使他们去主动保护周边的环境,关心当地的环境问题。然后要有批判性的精神,要思考浪费的行为等。

  最后,当你有了理解和批判行为之后,你就要行动起来,去影响这个社区,参与其中才能改变。(记者 姜诚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A+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3-09 13:44:55  所属分类:小记者专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