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环保局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 要

  约会环保局----记赵亮和他的好空气保卫侠行动网络
空气侠与环保部门的约会地图。 

2015年12月30日,好空气保卫侠行动网络3名志愿者因环境信息公开申请问题约会河南省新乡市环保局。该市环保局副局长、

  约会环保局

----记赵亮和他的好空气保卫侠行动网络


   

空气侠与环保部门的约会地图。 


   2015年12月30日,好空气保卫侠行动网络3名志愿者因环境信息公开申请问题约会河南省新乡市环保局。该市环保局副局长、办公室主任、环境监察支队队长以及牧野区、新乡县、获嘉县等部分区县环保局长等10名工作人员赴约,与志愿者环桌而坐。这已经是该网络与环保部门的第33场约会。

  近日,记者采访了该网络负责人、“约会环保局”发起人赵亮。

                 

  找到了有效举报的办法

   2013年8月起,绿行齐鲁、天津绿领、自然大学、河北易起行动、磐石能源与环境研究所等5家环保NGO联合行动,以京津冀鲁等地12个城市的控煤情况为切入点,对华北地区的治霾情况展开调研,并于2014年4月21日在京发布了《推动“公众监督”,助力华北治霾――“华北煤问题”首期报告》。当天,以这5家NGO为基础的好空气保卫侠行动网络(以下简称“空气侠”)正式成立,自然大学空气污染防治议题负责人赵亮任队长。

  赵亮告诉记者,开始时,空气侠主要是通过实地调研、居民走访等方式发现大气污染源,再通过电话、微博进行举报。但渐渐地,他们发现这种形式力度不够。一是“隔空举报”不能直接接触相关责任人,二是等待答复的时间太长,三是不能参与整改监督过程。“我们在举报前一定是做了充足的实地调研的,花了很大功夫,举报完了却只能等。”而对于那些接受举报却无动作或是直接拒绝受理举报的情况,空气侠也是毫无办法。更重要的是,由于举报长期收不到效果,空气侠的矛头开始指向环保部门,微博上经常@涉事环保部门,言辞激烈。这加剧了空气侠与环保部门之间的误解和矛盾。“到底如何才能有效举报?”赵亮一直问自己。

  2014年6月16日,赵亮赴河北邯郸武安市调研。武安在钢铁大省河北素有“钢铁重镇”之称,中小钢铁厂众多,一直是空气侠关注的重点地区。3天的调研,赵亮看到的是红色的废水、滚滚的黑烟、乱堆乱放、紧逼农田的废渣,这让赵亮愤怒又无奈。要知道,早在3个月前,空气侠志愿者就已经向邯郸市环保局举报过此类问题。这次,赵亮没有像往常一样举报完后离开,他决定找环保局聊一聊。

  赵亮当下就给邯郸市环保局宣教中心打了电话,要求面谈。没想到对方态度很好,很快就约定了到访时间和地点。2014年6月19日下午,邯郸市环保局副局长、宣教中心主任一起接待了赵亮。对赵亮反映的无组织排放问题,副局长当场就责令监察支队队长尽快核实、处理;对赵亮提出的开通政务微博的建议也欣然接受,交由宣教中心主任负责。此外,邯郸市环保局还给赵亮提供了一些关于武安市工业企业污染治理专项行动的红头文件,这让赵亮了解了环保局的工作计划,也为后续的监督提供了依据和方向。这次交流可谓是愉快、有效。过后,赵亮将此交流的内容、照片等资料通过微博发出,受到了圈内朋友的一致点赞。

  与邯郸市环保局的这次交流给了赵亮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把问题带到环保部门,带到直接责任人那里去,这不正是志愿者一直在找的有效的举报方式吗?赵亮将这种方式命名为“约会环保局”,并鼓励空气侠志愿者多多使用。“之所以叫做约会,是因为它强调的是平等、友好、互动。这正是环保志愿者与环保部门之间应有的相互关系。”赵亮解释说。

  此后,空气侠微博上经常能够见到志愿者向约会环保部门献玫瑰或者桃心“示爱”,发出的约会邀请绝大部分都能成功。


  做好扎实的调研再约会

   为了让每次约会都达到效果,空气侠们自觉地做好扎实的基本功课。在河北邯郸武安市调研时,赵亮冒雨走访了当地约6家钢铁企业,详细记录发现的问题,包括违规企业名称、地点、违规问题、现场照片等信息。随后还走访了附近居民,了解这些企业日常环境行为情况。当听到居民反映文丰钢铁有限公司夜间偷拍严重时,赵亮决定夜宿农田,获取偷排证据。6月17日晚,赵亮找到一片视野开阔的麦田,开始蹲守。果然,晚7点过后,赵亮就发现该厂烟气浓度开始逐渐升高。大约9点开始,烟气排放愈演愈烈,其中有一处明显是黑烟。赵亮拍下照片,并标记好时间、地点、企业名称、排放持续时长等信息,随即向邯郸市环保局电话举报。之后继续原地观察,不知不觉就睡在了麦田里。第二天早上6点多醒来,赵亮发现身上和脸上满是烟尘,随手抹一把脸,就变成矿工模样了。


                     好空气保卫侠行动网络负责人、“约会环保局”发起人赵亮。

  

   在去邯郸市环保局之前,赵亮将3天来发现的企业违规问题细细整理出来,包括照片、视频、文字描述等资料。同时,赵亮还通过污染地图APP(现更名为“蔚蓝地图”)找到了文丰钢铁有限公司在他17日夜间蹲守时段的自行监测数据。数据显示,该时间段企业氮氧化物和烟尘排放超标,证实了赵亮的判断。“这样的资料翔实又直观,非常具有针对性。我们要想帮环保部门治污,就得给他们提供便利,而不是提供障碍。事实上,很多时候污染举报电话的接线员也不清楚污染企业在哪,如果你只单纯地举报说有污染,却拿不出证据,说不清位置,那这样的举报就是无效的,”赵亮告诉记者。

  见到邯郸市环保局副局长时,赵亮逐条指出自己的调研所见,有理有据、清清楚楚。他扎实的工作、认真的态度逐渐消除了副局长对他的怀疑,拿来纸笔,跟着赵亮的叙述一一记录,最后还认真地向赵亮核实。这让赵亮非常高兴,索性就顺杆爬:“我还有几条建议,您方便的话也记一下?”副局长听后,也都耐心记下。此后,空气侠与邯郸市环保局一直保持互动,不仅微博互粉,赵亮还加了副局长的微信,每次有新的关于邯郸的文章,赵亮都会发给他看。

  都什么情况下会约环保局呢?赵亮梳理了以下几种情况:一是多次举报无答复的。与邯郸市环保局的约会就属于这种情况。二是发现存在环境风险,需要提醒当地环保部门警示的。2015年4月10日,四川省内江市威远焦化厂化学气体泄漏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事故发生前大概一个月,空气侠在当地调研时就发现该工厂存在环境风险,并进行了举报。当时也向当地环保局发出了约会邀请,但并未被接受。可以说,当地环保部门的疏忽大意也是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当然,事后空气侠再次发出的约会邀请顺利成行。三是环境信息公开渠道堵塞、政务微博开通及互动问题。四是当地方有重大建设项目上马或者环保部门有重大活动时,空气侠希望通过约会争取参与机会。五是配合环保部督查。此外,赵亮还列出了两种特殊的约会情况:表扬和学习。对于约会过后整改到位的,空气侠也会再次登门,目的就是为了表扬。对于原本就做得好的地方,空气侠也会约,这是为了去学习,比如临沂环保局。


  民间污染监督力量在壮大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约会都能被接受。有的地方以各种理由百般推脱、间接拒绝;有些地方干脆直接拒绝。对这些情况,空气侠也有对策。对于第一种情况,空气侠会掐准时间,直接上门,让对方无法拒绝;对于第二种情况,空气侠则会把调研材料和建议信寄给相关部门。若实在得不到回应,空气侠会直接向其所在区域的环保部督查中心提交建议挂牌督办的材料。2015年12月9日,空气侠就秦皇岛耀华玻璃工业园有限责任公司长期任性超标问题向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提交了挂牌督办的材料,已经被受理。

   随着约会经验的逐渐丰富,赵亮发现,“约会环保局”为空气侠的监督活动开了一扇门。这扇门之后,是更多的可能性。2015年11月19日,空气侠收到了一份河北省环保厅关于承诺落实环保公众参与的红头文件。这让空气侠激动不已:“这是对我们此前寄出的公参建议书的回复。我们共寄出了5份,以红头文件回复的,这还是第一次。这样的文件显然更具有约束力,以后我们的监督行动就会更加硬气得多!”赵亮说。此后,空气侠将递交环保公参建议书也作为约会的必要环节。这样做是希望约会尽量能有所出,可以作为志愿者的监督依据,也大大增加了志愿者的监督力量。

   截至2015年年底,空气侠已经在河北、河南、云南、北京等11个省市,约会环保部门33次,包括北京环保部、环保部西南督查中心、河北省环保厅等3个省级环保部门、哈尔滨环保局等16个市级环保部门以及大理州剑川县等12个区县级环保部门。通过“约会环保局”的活动,监督、推动污染企业整改超过60起,同时带动各地大气污染监督力量的成长和壮大。经过近两年的发展,空气侠成员已超过10家环保NGO组织,由最初的京津冀联动,发展为整个华北、东北地区及部分中部、西南地区的联动。

  谈及2016年的约会计划,赵亮介绍说,因湖南坪塘南方水泥厂持续多年的粉尘污染问题,湖南省的环保部门将成为空气侠新年的约会目标,他希望污染源周边的居民可以更多的参与到约会之中,多方合力,推进污染治理进程。(记者 刘博晓)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A+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3-09 13:44:56  所属分类:小记者专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