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红凋零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 要

  云南省昆明市禄劝县秀屏中学 周明亚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  ――题记 电线肆意地分割着天空,几声凄厉的鸟叫穿过长空,雨滴轻轻地拍打着玻璃,唤醒了我沉睡已久的回忆。那里,有你、有我,有欢声、

  云南省昆明市禄劝县秀屏中学 周明亚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

  ――题记

   电线肆意地分割着天空,几声凄厉的鸟叫穿过长空,雨滴轻轻地拍打着玻璃,唤醒了我沉睡已久的回忆。那里,有你、有我,有欢声、有笑语。那里,有不带一份杂念的纯洁。那里,有不染一丝忧郁的青春。可是,这些美好的时光,已经那么遥不可及。我远方的朋友,你还好吗?

  曾记否?那空山鸟语。

  幼时的我们,喜欢手牵手去山上采花,总是要两只手一起,慢慢地摘下那娇艳欲滴的花朵。即使被刺破手指,也要让两滴血融在一起。

  那时的你听着鸟鸣,对我说了很多个“不许” ,是说给我听的,可没有做到的反而是你。

  曾记否?那盈盈泪意。

  当时的我,蜷在小溪边无声地哭泣。是你告诉我要化悲痛为力量,是你告诉我要加油,是你要我天天开心。

  你知道吗?以前的我在小溪边拾起多少苦涩的诗行,现在的我在小溪边收获万丈璀璨的光芒!

  我并没有说谢谢,因为你不爱听。我只是用决堤而下的泪水,表达我的感激。我在心中默默地重复“谢谢,谢谢,真的谢谢! ”

  曾记否?那叶叶扁舟。

  你说过,你最爱的花是玫瑰。可连你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我只是微微一笑,在心里说: “因为你的性格和玫瑰一样,谁敢贸然侵犯定刺不饶。 ”但话到嘴边变成了“因为你俗呗! ”话一出口你便一脚踹了过来。现在想来,如果我们的友谊能像茉莉一般,平平淡淡,清新自然,而又芳香幽远,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人长大了,总是忍不住会回首童年的那些纯真和美好。

  你走的那天,我扯掉了所有玫瑰花,刺划破指尖, 朵朵血花溅在玫瑰的花瓣上, 甚是妖娆。忽然间,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至,朵朵落红如破碎的心扉,随着哀愁的春水向东流去。我知道这场大雨,是来洗刷我们 7 年的友谊。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千年修炼换来和你同舟共济。我知道,你我,从此断得一干二净,只是你在车上,我在家里,同样哭得梨花带雨。每当我翻开那本日记,那里都有痛彻心扉的痕迹: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道如此绊人心, 何如当初莫相识,莫相识……

   雨仍在淅淅沥沥,窗外木槿早已凋零。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A+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3-09 13:44:55  所属分类:文苑艺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