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钱与慢食 ——《慢是美好的》读后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 要

伍迪•塔什认为,在探寻当今一些问题的答案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尽量多听取哲学家、诗人、生态学家、企业家和农民的想法,而少听取经济学家的意见。

上个世纪,对于“快”表达过最热烈憧憬的,是意大利的未来主义。其代表人物马里内蒂无条件地赞美机器与速度。可是,这种对于速度与力的迷恋,最终是在法西斯主义那里找到了终极归宿感。与此同时,也有西方知识分子渐渐开始反思这种“快”文化。

慢是美好的1.gif

曾经,在无数个机器轰鸣的夜晚,渴望逐利的资本家不舍昼夜。逐利的本性驱使资本家不断奔跑,他们是饥饿的狼群,被利益血腥的香甜所吸引。时光如白驹过隙,从蒸汽时代到工业时代,西方社会在“快”字中迈开了巨大的一步。不断追求自身的增殖是一朵盛开在资本经济土壤上的毒花,它诱导着逐利者们不断开疆扩土,披荆斩棘。随之而来的第三世界工业化,引发了西方资本从传统的资本主义工业化国家向全世界的大规模跨国运动。新技术革命和资本主义国家主动实施的财政与金融扩张,为两次世界大战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复苏和持续发展提供了新的生产力源泉,最终有力地促进了资本运动的全球化趋势,导致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全球性扩张,造成了资本的国际大循环。


资本大循环催生了金融市场,也给大量的CEO、投资者开辟了新的战场。他们关注的是短期利益和如何让报表更好看,资本便朝着利益最大化、最快速的缺口呼啸而去。这不仅是“快”文化直接催生的恶果,更是大范围文化迷失现象的反应。追求速度到底令我们迷失了什么?速度使我们与一些和生物体相关的小细节隔绝,使我们生存的空间仅限于一个活动空间,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尽管我们看见的事物越来越多,但我们真正认真观察的事物却越来越少,因为我们理解的深度完全不与我们的发展速度成正比。人们对信息与知识、经济发展与大自然之间关系的疑惑也越来越多。


在金融世界横冲直撞的同时,我们怎样才能保持经济发展与自然之间的平衡呢?一边是自然和后代,另一边是财政季度和产品的生命周期;一边是水流渗入土壤和含水层的时间,另一边是资本在基金及其衍生品中流通所需要的时间;还有土壤和石油的形成与消耗的时间;货币互换、债务抵押以及套利与原生动物、菌根真菌和蚯蚓,我们如何才能有条不紊地在关注自然生态与聚焦经济飞速发展中前行?


《慢是美好的》的作者伍迪·塔什给出了他的思考。伍迪·塔什是“慢钱”组织的主席,“慢钱”组织成立于2008年,致力于将资本引入小型食品企业和可持续农业。他还是支持落后地区发展的“社区基金发展基金联盟”的主席,作为一位优秀的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他为超过200家初创阶段的可持续型企业引入资本。站在实践的基础上,他对资本社会的“快”文化持有独特见解。他认为,在探寻当今一些问题的答案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尽量多听取哲学家、诗人、生态学家、企业家和农民的想法,而少听取经济学家的意见。


伍迪·塔什认为,在“慢食”哲学中,食物的本质就是“慢”的。春天播下种子,来年秋天收获丰收,食物的生产必须要符合这周而复始的自然法则不论被附加了多少现代技术,食物的生产是不受人类欲望左右的。与食物的“慢”相对立,“快”是资本的本质。快速的发展使人们完全抛弃了“慢”创造出的美好状态,“慢”保护肥沃的土壤、保证食品安全和营养、保护生态环境、有利于发展小型经济及地方经济等。而这些正是解决当前现实问题的根本途径。


《慢是美好的》全书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名为“慢钱”。内容是对佛蒙特州进行实地调查之后,从实践的角度展现了人们对于慢钱的一些深入看法,此外还介绍了小型食品公司、土壤肥力和资本市场之间的关系,慢钱在社会投资历史中的地位以及在慢钱投资基金创立之初所发挥的作用。第二部分是“归零”,分别从个人的角度分析了食物、暴力、文化和资本之间的关系。

作者认为,全球金融市场并不是上帝和他的妻子盖娅创造的,而是我们自己,所以我们有能力彻底改造它们,决定它们为谁服务,如何服务。慢钱可以创造一种全新的经济形式,这种经济形式可以改变过去300年来经济一直凌驾于人本主义和文化之上的局面,使人们关注商品的质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人与地球之间的关系。资本的所有者与土地的捍卫者,如果能抛开对彼此的成见,如果能同时把“慢”作为“资本”和“食物”的相同本质,或许在追求共有“福祉”的道路上,可以携手并进。毕竟,清洁的空气、水、土壤是所有人的共同财富。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A+
来源:环境教育  作者:张春燕  发布日期:2017-04-06 14:23:20  所属分类:文苑艺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