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心中留些空隙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 要

北京的四合院、老屋、胡同不仅是我们的生活,还是一种文化。

连续几天的阴雨终于过去,一大早还没听见闹钟响,就被窗外耀眼的阳光晃醒了。我惊奇地发现空气好得可以一眼望到西山,在蓝天的衬托下,轮廓清晰,绵延着向两侧伸展开来。


稍稍收回视线,觉得西山不过是背景,整个视角内的主角原来是鸟巢。此时灰色的砂面钢筋密密麻麻地相互连接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将一束光反射进眼里。鸟巢内部的红色装修若隐若现,灰红两色相辅相成,看到这样的配色,我猛然意识到:这是北京啊!

北京紫禁城护城河1.gif

沿着中轴线一路南下,一直站到景山上鸟瞰故宫:雕栏玉砌,大片的琉璃瓦在阳光下折射出橙绿二色,富丽堂皇。中心对称,恢宏大气的样子让你心头为之一震,意识到:这是北京啊!


皇城两侧是密密麻麻排列的胡同小巷,路窄而紧密。有些年头的地砖在岁月的磨砺下变得不平,有的甚至已经碎裂,低洼的地方藏着雨水冲泡沉积的淤泥。过道两旁堆满了各家搭的架子和小几,高高低低摆上几层花;房檐下随意拉着的铁丝上挂着鸟笼,笼里或是叽叽喳喳彩色的无名小鸟,或是周身乌黑的巧嘴八哥。夏天穿着短袖短裤,带个蒲扇,去胡同转转,汗如雨下,偶尔风来,清爽宛如重生。


时间到了这里也放慢了脚步。大门口支张小几,带个马扎,摆上一盘棋,两人对坐,四周围上几看客观战,小狗懒散地卧在一边摇着尾巴,只听见“啪啪”清脆的落子声和几句叫喊声。忽然“刺啦”一声,一阵油烟气飘来,是谁家洗净的菜下锅了——不久之后,一阵阵菜香飘来,于是不用等各家喊人,一个个都约莫着时间顺着墙回家了。北京胡同里的一砖一瓦,即使看着不起眼,也都是有来头的。背景中雄伟鲜艳的鼓楼和清秀灵俊的钟楼提醒着你:这儿是北京!


北京之所以是北京,是因为全世界你再找不到第二个这样气派,这样等级的“中国味道的凝聚”了。从紫禁城到胡同小院,从皇家赦造的金碧辉煌到寻常百姓家的灰墙木门:这是旧的北京——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北京城,一个恬淡细致、简单纯净的北京。


但是,这样古色古香的建筑群正在消失。远处的塔吊在工作着,怕是又要起造型魔幻的大楼;原本紧邻着钟鼓楼的一圈城墙变成了川流不息的二环。

紫禁城1.gif

1953年,林徽因肺病已经几乎说不出话,但为了保住永定门城楼不被拆,她曾说:“你们拆去的是有着八百年历史的真古董。将来,你们迟早会后悔,那时你们再盖的就是假古董!”


不止这些,现在的王府井更是透着一个新,新到了与其他新兴地段没有什么两样,新到了难见一丝旧时的光影,也找不到一点属于自己的韵味和独特的凡俗气。老人们对于这“新”的陌生感就像一个老北京人站在王府井大街上,却一时弄不清自己究竟在哪。

 

旧的在消失,新的在生长。现在的北京,有代表奥运范儿的鸟巢、水立方;有代表新潮范儿的西单;有代表艺术范儿的798。这些新北京并没有和旧北京和谐相处,从原来的国贸大楼到现在的奥林匹克公园的“钉子”建筑,摩天大楼越盖越高,旧式建筑被遮挡、被拆毁,“新北京”取代了“旧北京”。


可拆掉的四合院、老屋、胡同不仅是我们的生活,还是一种文化。 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韵致。站在巴黎唯一的高楼鸟瞰巴黎,导游会这样给你介绍:“你们看,这就是雨果眼中的巴黎,美丽的巴黎!和两百年前几乎一样!”我心头不由一紧。我那个曾和巴黎一样齐名的古城,那个由古人的梦境幻化成的真实北京呢?两百年前什么样?我没见过。两百年后什么样?我不知道。


像北京这样一个平地建起来的城市,它的文化也只有通过建筑,才能得到充分体现。余秋雨在《废墟》中说:“在中国人心中留下一些空隙吧!让古代留几个脚印在现代,让现代心平气和地逼视着古代。废墟不值得羞愧,废墟不必要遮盖,我们太擅长遮盖。”


于是,在这传统尚未消失,新旧交替之时,旧北京和新北京的关系让人迷茫。既不能为建设新的而保全旧的,也不能为保全旧的去停止新的。但是,至少那些拆毁只为经济商业发展的行为该停止了,这不光是对旧北京的保护,更是对千百年来北京文化的尊重。


可能千千万万深爱着北京的人,都期待着这“新”与“旧”的精彩融合。北京应是变与不变的融合,不变的是北京文化的灵魂,变的是紧跟潮流引领时尚的风范。


(作者:北京市朝阳外国语学校)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A+
来源:环境教育  作者:王蜜儿  发布日期:2017-04-06 14:28:49  所属分类:文苑艺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