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神秘感的神农架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 要

号称“华中屋脊”的神农架,有着莽莽苍苍的大山和茫茫无际的原始森林,有着金丝猴和娃娃鱼这样的珍稀动物,更有着充满传奇色彩的野人的传说……

  号称“华中屋脊”的神农架,有着莽莽苍苍的大山和茫茫无际的原始森林,有着金丝猴和娃娃鱼这样的珍稀动物,更有着充满传奇色彩的野人的传说……20世纪60年代底,在少年时代,我就感受到了神农架的神秘感。我依稀听大人们说,那里有着自古以来就无人踏入的原始森林,腐败的树叶层层堆积,久而久之,森林里就会产生一种瘴气,人们一踏进去,不知不觉就被熏倒了;那里有着千奇百种的怪兽,有粗如水桶、长约数米的大蟒蛇,眨眼工夫就将一个活人吞没了;还有一个到过神农架的大人告诉我,说那里野生的柿子成熟后掉在地上都无人捡,金黄黄的铺满了一地,还有到处都是野生的板栗、猕猴桃,多得随手就能摘到。这对于嘴馋的我是有多么大的诱惑啊!

  早在1900年,当英国科学家威尔逊到神农架采集植物标本时,就赞誉神农架是“花的王国,植物学家的天堂” 。它号称“世界地质公园” “国际生态旅游区” ,全球环境基金赞助的“亚洲生物多样性保护示范区” ,联合国教科组织承认的“人与生物圈计划中的世界生物圈保护区成员” 。神农架在科学家眼中是“绿色宝库” “物种基因库” “天然动物园” 。因为独特的地质、气候,造就了神农架动植物的多样性,其各类动植物达3700多种,其中列为国家一级、二级保护的树种就达39种。有1060余种动物,其中珍稀动物就有金丝猴、华南虎、金钱豹、白鹳、白蛇等67种。可以说:神农架的生态环境是举世闻名的,也是中国甚至全世界都为之瞩目的。

  然而正是因为神农架有着太多的神秘,所以,尽管我向往走进神农架,但却一直对它存着敬畏感,不敢轻易走近它。直到2015年,花甲之年的我,才随着旅游大军走进了神农架。

  可当我走进神农架时,我这才感觉到神农架已经不再神秘了。这里有了太多旅游者的脚步,太多的喧哗已经将神农架的神秘冲击得片甲难留了。在神农架的木鱼镇上潜心住了一个多月后,我对神农架的生态居然有了一些隐隐的担忧。我痛心疾首地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神农架的过度开发,正在严重破坏和影响神农架的生态。

  这段时间,我住在神农架木鱼镇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户家中,通过房东饶泉的讲述,我对木鱼镇的过去和现在有了一些了解。

  木鱼镇在旅游开发前曾是一个十分封闭的小山村,也就十来户人家。说它闭塞,是因为它深藏在大山深处。在20世纪70年代公路没有修通之前,它可以说是与世隔绝的。房东饶泉说,他爷爷青壮年时,每年出一次山,只为换取生活必需的盐。每年春夏之交,他爷爷就准备好一袋神农架的稀有药材,邀上几个村里的青壮年,一同背着药材翻山越岭,沿着川鄂盐古道徒步走上十天半月,到达四川一个较热闹的集市,将药材卖掉,换回一袋盐,再徒步走回来,每次往返都需要花去一个月的时间。即使20世纪70年代初公路修到了木鱼镇,这里仍是少有人烟。

  正是因为大山的阻隔,那时木鱼镇及周围的生态环境还是原始的。房东饶泉说,过去在木鱼镇周围的山上就有华南虎。他的爷爷曾养过一头300斤重的猪就是被华南虎咬死的。那天夜里,他爷爷被猪的嚎叫声惊醒,知道有大兽下山,连忙叫上几个兄弟,打着火把冲到猪圈。那只大虎居然叼起300斤重的猪,跳过了一米高的栅栏跑了。山里人养一头猪得喂3年,不容易啊!几兄弟举着火把拼命地追。最终,那只老虎丢下猪窜进深山老林,可惜的是那只猪被老虎咬破喉管,已经奄奄一息了。

  当时,饶泉正值少年。他还清楚地记得那时的木鱼镇周围的山里,各种野生动物随时可见。金钱豹、猴子、野兔、麂子在山上窜来窜去,一点都不稀奇。举头望去,野鸡不时从这个山头飞到另一个山头,各种鸟的叫声十分悦耳。他们家那时在山坡上种有苞谷地。每到苞谷开始灌浆时,为防野猪偷吃,就在苞谷地里搭一个窝棚,晚上爷爷就带他去守夜。夜里听到有野猪来袭,就拿起准备好的棍棒敲起来,吓退野猪。

  那时环绕木鱼镇的香溪水清澈得很,里面的鱼类很多,还有娃娃鱼。有一次,饶泉见家里的猫病恹恹的,就拿着鱼叉到香溪河叉了条尺把长的鱼,拿回家后将鱼煮汤拌饭给猫吃了。结果那猫变得精神十足,能一下跳好高。

  说起木鱼镇周围的野生动物,饶泉就对人们吃熊掌这事耿耿于怀。他说,原先木鱼镇周围有很多黑熊,可现在都绝迹了。这都是因为一些人来了就要吃熊掌,他们以为熊掌有营养,吃了能补身体。“其实,熊掌没什么好吃,还不如一盘山里的猪肉好吃。吃熊掌是一个误解。黑熊到了冬天就要冬眠,因为无聊就舔掌,结果有些人就认为熊冬眠时舔掌,是因为掌上有营养。 ”

  谈到木鱼镇过去的生态,饶泉就眉飞色舞,可谈到如今木鱼镇的生态,饶泉就连连摇头,说: “你看现在的香溪河里还看不看得到一条鱼?莫说鱼,就连一只虾都找不到了!原先这山上的野柿子、野板栗、野核桃到处都是,我们根本吃不完。可现在,都还没成熟,就都被人搞光了!”

  是啊!饶泉说得一点也不错。虽然抬头看去,木鱼镇周围的山依然葱翠,依然云雾缭绕,可是那山风却不是那么清爽了!看看眼前的香溪河吧,它虽然就发源于木鱼镇附近的山上,离我下塌的庄园不足2000米,可水已经混浊变臭了,怎么可能有鱼呢!这也难怪,昔日只有十来户人家的木鱼镇已经变成了一个绵延的闹市长街。一到夜里,这条长街华灯闪烁,人流如潮,熙熙攘攘,其热闹程度不亚于一个大城市的步行街。现在每年到神农架旅游的游客达200余万人次,每天有近万名游客云集到这个小镇上。这么多的游客吃喝拉撒洗全都集中在这几里长的小镇上,加上来往的车辆穿梭不停,把木鱼镇搅得人仰马翻、乌烟瘴气,还连累了周围秀色的山林。

  木鱼镇是神农架目前唯一的一个省级旅游度假区,神农架开发的旅游景点大多在木鱼镇周围。我发现每个景区都是人如潮水,车辆涌动,挤得水泄不通,自架游的车辆想找一个停车位都难。这么热闹,这么喧哗,加上这么多的汽车尾气,野生动物怎么能不被吓得胆颤心惊,仓皇逃窜?还有什么稀罕植物不被这浊气熏死?我发现,被视为神农架镇山之宝的千年杉王周围也是香烟缭绕,前来观瞻拍照的人川流不息。我真担心这千年杉王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再活500年吗?

  再回头看看木鱼镇的几百家商店,除了开餐馆、旅店之外,大多是卖土特产品的。这其中有许多商店是以经销木产品加工为业的,这些都是要靠砍伐原木制成的。其中,有些木雕一人都合抱不拢,这需要砍多大的树木才能制成啊!

  鱼木镇上有一个商店是卖砧板的,那是用红桦木制作的砧板。红桦木是神农架特有的林木,过去山民们都称它为“爱情树” 。红桦林长成材后,每年会自动脱落一层皮,过去山民们就用这红桦皮来写字记事、写情书,这样能长久保留。红桦木还曾是山民们的救命树。过去山民们上山采药材时,若遇口渴,又一时寻不到山泉,在红桦树上砍一道缝,就会有汁涌出来,供山民们一解饥渴。20世纪末,有商家曾将红桦汁作为罐装饮料出售,有环保人士痛心上书,林区政府为保护红桦树而勒令该饮料厂停产。可眼前的砧板直径如脸盆大小,这需要砍伐生长了多少年的红桦树啊!

  神农架从一个保留着远古气息与宁静的荒蛮之地,发展到如今只用不到50多年。20世纪60年代末,中国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学大寨,开山造地”的热潮,就有官员把注意力投放到了这片原始森林。于是一场开发神农架的运动开始了。一批批青年被征招到了神农架的大山前,一边向神农架的腹地修公路,一边砍伐原始森林。70年代还曾有一个团的部队官兵开进神农架,专门砍伐神农架的原始森林。80年代,林区政府成立后,为了发展当地的经济,也曾以木材加工业为主。当时的木鱼镇也响应林区政府的号召,办起了林木加工厂。我的房东饶氏3兄弟都被招到镇上的木材加工厂当工人。由于几十年的砍伐,至使3000平方公里的神农架由原来98%的绿色植被下降到了60%。多少原始森林被砍光了,多少稀有动植物都灭绝了。神农架这个曾让科学家骄傲的生物基因库眼看濒临灭绝。万幸的是,后来终于有一批科学家看到了神农架生态遭到破坏的严重性。他们联名向国务院上书,要求神农架停止砍伐林木,启动“天保工程” 。国务院最终采纳了科学家们的建议,神农架也终于停止了砍伐林木及林木加工业为主的经济。到了21世纪,林区政府开始大力发展旅游业,以旅游业来带动当地的经济。在这样的政策下,木鱼镇变成了省级旅游集散地,周围也相继开发了“神农顶” “神农坛” “官门山” “香溪源” “天生桥” “天燕” “大九华”等多个景区。曾经野兽出没的大山逐渐变得游人如织。

  在大力发展旅游业的号召下,房东的3兄弟所在的木材加工厂停业了。他们回到了老屋,向银行贷款,在老屋的基础上修起了这座能容纳60余人的家庭旅馆。家庭旅馆自2002年开业以来,每年的夏季都住满了前来避暑的游客。而木鱼镇也像吹气球般越扩越大,就连周围的许多山头都削平了用来建宾馆。为了促进旅游业,林区政府还针对冬季是旅游淡季的特点,专门开发了滑雪场,并在海拔2600米的高山上削平5个山头,建起了飞机场。现在神农架已没有了旅游的淡季,但神农架的山林也失去了喘息的机会。为了能开辟更多的旅游景点,林区政府正在大修公路,将公路延伸到更远更偏僻的角落,目前林区境内的公路已达1300公里。在纵横交错的公路的延伸下,还有哪座山有神秘可言?还有哪座大山能保持远古以来的沉寂呢?

  这股旅游开发热,在木鱼镇到处都能感受到。走在街头,随处可见开发楼盘的广告。一些房地产开发商正见缝插针地在木鱼镇周围的山沟里疯狂地开发楼盘,以期在这股旅游大潮中大赚一把。旅游确实使当地世代贫困的山里人在经济上翻了身,但他们也失去了过去山清水秀的家园。城市的一些疾病,河水变臭、空气污染、垃圾围城等也随之而来。

  旅游的过度热已使神农架不再神秘,不再沉寂,甚至严重影响到神农架的环境生态。如何能让旅游产业在不影响生态的前提下继续发展,这大概是神农架以及靠开发生态环境开展旅游的地方政府面前的一个新课题。(汤礼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A+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3-09 13:44:55  所属分类:思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