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正在消逝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 要

2008年,我们这里的城乡中小学享受到了免费的义务教育。从那个幸福时刻来临开始,就有人进入无限遐想:是不是以后连幼儿园的学龄前教育费用也一起免了? 

  (一)

   2008年,我们这里的城乡中小学享受到了免费的义务教育。从那个幸福时刻来临开始,就有人进入无限遐想:是不是以后连幼儿园的学龄前教育费用也一起免了?

  我觉得这是在做白日梦。他可能不知道:幼儿园比大学的GDP贡献要高很多。

  现在的幼儿园教育已经今非昔比。现在教育的基本特点是:年龄越小,花钱越多。

  我们小区旁边有个幼儿园,号称是本地最好的幼儿园。那幼儿园据说是这样的:

  家长开车把小孩送到校门口。小孩刚出车门,一下来,就听见学校的小喇叭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李佳诚同学到校!然后,是值日的老师,满脸堆笑,众星捧月般地接孩子进去。一到开家长会的时候,那条路堵着一路的好车,停得横七竖八。我路过该幼儿园的时候,看见过好多次这样的情景,总算见识了啥叫“贵”族教育。

  当然了,这其实不算最贵的学校。我还见过比这个更贵的。

  我有一位朋友以前在一贵族幼儿园里当老师。幼儿园里一个班有8个老师,有班主任、教语言的、教形体和艺术的还有生活老师等。我的这位朋友会4门语言:英语、法语、普通话和四川话。在法国待了3年,回来后没事做,就试着去当老师。

  我们经常在社交网站上聊天。他的“最新动态”总是在不断地变化:

  “带了一群小祖宗去深圳!”

  “我的天啊,为了钱,我忍。 ”

  “累,心累!”

  再后来,他离开了幼儿园,自己开了个店。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离开。

  他说: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你拿着一坨泥,然后有人跟你说:你小心点,别把那么昂贵的瓷器给搞坏了。 ”

  我大笑。我想起他在网络上晒出来的一句话:

  “我终于明白啥叫 China(中国)了。 ”


  (二)

   小区会所旁边有一浅水池,分布着几个冒出水面的石头树桩。有人在池子里放了些鱼苗,五颜六色的小鱼在树桩旁穿梭、游弋。孩子们最喜欢在这样的地方玩耍。外国的小朋友也不例外。

  去年夏天,有一次我父亲路过水池的时候,就看见有个5岁左右的外国小朋友在池子边捞鱼,可能太专心了,扑通一声,整个身体一下全趴在了水池里。水淹没了一半的身体,小女孩顺势翻过来,坐在了水里。

  小女孩开始大叫。她的妈妈一直在不远处看着她,还若无其事地接电话呢。她看着孩子,好像根本没发生任何事情一样。

  我父亲很着急,赶快过去,一把就把小女孩从水里捞了起来。回头一看女孩的妈妈,还在通电话。

  父亲把女孩带到了她妈妈面前。她妈妈说了声“谢谢!”然后,带着小女孩回家去了。10分钟后,父亲在窗台上看见那个落水的小女孩重新换了一身衣服,又在池子旁玩水了。

  父亲说: “真是搞不懂这些老外怎么想的?孩子感冒了咋办?出事了咋办?”

  我说: “爸,这就是我们和外国人的教育方式的不同。我们总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所以呢,凡是有危险的地方,就不要小孩去做。我觉得他们跟我们不一样。 ”

  父亲同意了我的说法,因为我们经常看见外国人怎么教育孩子:骑自行车的时候,戴好头盔,全身的关节部位都有保护装置。孩子自己上街骑车,大人都在后面跟着。

  他们不会因为有危险,就阻止孩子去做喜欢的事情。


  (三)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一些有趣的对比。

  一到周末或假期,会所里面的乒乓球室就挤满了人。我和儿子经常在里面打球,平时没人玩也没时间玩,孩子们的作业总是做不完。

  周末就来了很多课外辅导班的老师。我们先抢了一桌,旁边的一桌就有专业的老师在教。

  老师排的时间很满。学生也是从五六岁到十二三岁不等。为了练球,学生们都按老师说的排好队。

  时间一到,老师就端出一盆的乒乓球让学生开练。球打得满地都是,几乎到了忘我的境界,根本就不在乎一旁的乒乓球桌边还有人打球。

  家长们也没有丝毫闲着,拿着扫帚把散落在各处的乒乓球归在一起。

  孩子们打得很专业,有招有势的,跟认真完成家庭作业似的。有时,为了适应老师的时间安排,还得饿着肚子练球,直到练完了才回家吃饭。这些孩子身边总有爸爸或者妈妈陪着。

  每次有人练球的时候,我和儿子就打不下去了,因为隔壁的球会在我们的脚下铺满。我们就只好出去转转,偶尔看见在校区的草丛里有几个外国小孩。

  我突然发现:平时,在楼下玩耍的孩子一定是外国孩子。好几个单元的小孩,抢一个橄榄球,在草丛里高声呼叫。

  我发现我们的孩子衣着干净、整洁,但面色苍白,明显缺乏锻炼,每天扛着沉重的书包上学。而外国小孩都有一张脏兮兮、红扑扑的脸,即使是在冬天,也是露胳膊露腿的,在寒冷的天地间自由地撒野。

  想到这,我会有一种感慨,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

  我还记得放学后,从学校翻墙逃亡到校外金黄色的油菜田。我和同学匍匐在田间,开始打泥巴仗。

  我还记得,我和同学在学校的草坪上,挖坑、点着石蜡烧烤从家里带来的香肠。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一边吃着流油的香肠,一边看着满天的繁星在头上闪耀。

  放学后,每天都有足够的时间在学校里踢球,然后,一身臭汗地回家。

  而现在,什么都没有。孩子们拖着拉杆箱一样的书包,往返在学校和家庭之间,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地学习。仿佛考试、上各种补习班、参加各种竞赛获得升学加分就是他们童年的主旋律。

  的确如此,大人们的梦想就是尽可能早地让孩子进入成人的竞争世界。放弃幻想、放弃可塑性和好奇心。

  教育正和人心一样,成为了一种速成的工具,把人生中童年这个重要阶段给抹杀了。童年正在消逝,没有快乐,没有丰富的细节,有的只是学习的模具。

  中国的教育,已经精致到没有喘息,没有出口,只是一个加工的流程。中国的教育,对自己的要求真是太高了,高到你从来不知道中国的教育战略在哪里。减负吧,孩子们太可怜了。把童年还给孩子们,把属于他们的未来和希望还给他们。(铂程)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A+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3-09 13:44:55  所属分类:观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