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尾港的绿色变奏曲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 要

“不考虑GDP,不考虑财政税收,就从群众健康出发、从绿色环保出发,下狠心将临港化工环保问题整治到位。”在灌云县环保整治会议上,县委书记左军表明了铁腕治污的决心。

本刊记者/周仕凭

 “不考虑GDP,不考虑财政税收,就从群众健康出发、从绿色环保出发,下狠心将临港化工环保问题整治到位。”在灌云县环保整治会议上,县委书记左军表明了铁腕治污的决心。

 
言的是日照山河处处美,

咱今天敲起锣鼓唱燕尾;

这里是黄海边上一小镇,

昔日里臭鱼烂虾流污水;

盐碱地白白一层似秋霜,

小野兔无法在此把窝垒;

这一边厚厚芦苇齐腰深,

那一边厚厚芦蒿缠住腿;

 ……

唱书咱今天不再提往事,

免得你长吁短叹滴眼泪;

看今朝燕尾如同日东升,

好比那锦上添花咱不吹;

盐碱地座座高楼拔地起,

荒草滩海滨新城够雄伟;

大鹏湖粼粼碧波明如镜,

节假日游客餐馆尝海味;

 ……

这是流行于江苏苏北的民间曲艺——淮海锣鼓的歌词,这种说唱艺术,在当地又被称之为工鼓锣,已经被纳入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工鼓锣属于吟诵类的传统曲艺艺术,其声调是在海州(今江苏连云港市)一带方言的基础上转化而来。据不完全统计,到1985年,连云港市灌云县以此谋生的职业艺人就有两百多人。

灌云县燕尾港码头作业区.gif

灌云县燕尾港码头作业区

在灌云县上了年纪的老人当中,淮海锣鼓是他们心中不灭的记忆,而只要是这里有文化的人,都会哼唱几句“言的是”(笔者注:淮海锣鼓的开头唱词)。

程殿元,今年78岁,身材偏瘦,但精神矍铄,土生土长的江苏省灌云县燕尾镇居民。2012年出版了文集《海边拾贝》, 2016年又出版了一本诗集《临港春潮》。在这本诗集的开篇,写下的就是淮海锣鼓《说唱燕尾》,而本文开头部分的歌词,就是来自《说唱燕尾》的节选。

对于燕尾港的变化,这位曾经当过教师、下放过农村、做过杂工、从事过海洋捕捞的老人深有感触。他指着门外的海滨社区住宅楼说:“原来下点雨,屋里都插不进脚。现在屋里即使不铺地砖,也是水泥地。想当年,只要说到燕尾港老家,人们就会想到臭鱼烂虾。这些年,燕尾港大规划、大开发,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老人所说的“大规划、大开发”,指的就是坐落在燕尾镇的灌云县临港产业区。而规划得整齐划一的海滨社区,是为了解决居民居住区离园区太近而建设的。今年,灌云县临港产业区斥资8亿元,对老镇区1608户居民实施整体搬迁。

这种大变化,的确是由于大发展带来的。

2004年,灌云县在一片沿海盐碱滩上成立了临港产业区,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发展经济摘掉“穷帽子”。既然成立了产业区,就得招商引资。可地处苏北的灌云县,确实是一个经济“洼地”,负责招商引资的当地干部“说破嘴、跑断腿”,就是没有企业愿意到这片盐碱滩改造成的“工业园区”投资。

2004年,在该县挂职的一位副书记绞尽脑汁,邀请了几十名台商来灌云投资考察,考察的结果是——所有台商都对这个地方感到“不习惯”。这个“不习惯”的主因则是,灌云县由于经济落后,县城到了晚上九点后,大街上基本看不到人,而接待台商的灌云县有点档次的宾馆——伊山宾馆,就是由灌云县第一招待所更名的,已经破旧不堪。

2017年3月22日下午,县委书记.gif

2017年3月22日下午,县委书记左军(中)深入燕尾港镇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征收房屋拆迁现场,实地检查指导棚改工作推进情况,看望慰问一线工作人员。县领导王庆嘉(左二)、张启银(右)、周建军(左)及棚改指挥部相关负责人参加活动。


但到了2006年,江苏化工产业政策上的“红利”,给灌云县临港产业区带来了一次机遇。因为在2006年10月9日,江苏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全省化工生产企业专项整治方案的通知》,要求“推动化工生产企业向化工集中区域集中,”“区域外的化工生产企业,不再批准任何形式的改建、扩建项目。”这一通知刚好给刚刚起步的灌云县临港产业园带来了发展契机,不少外地化工企业纷纷落户这里。

化工企业的落户,不仅带动了本地居民的就业,也给当地政府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税收。但随之而来的,则是众所周知的污染。

哪里有污染,哪里就会有公众的举报和媒体的关注。1973年出生的燕尾镇居民钱长生,2011年8月到和利瑞公司打工,随后他偶然发现这个公司在建设中的厂房地下偷埋了大量固体废料。在掌握大量证据后开始举报,2014年2月12日,在他的指认和带领下,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的工作人员联合江苏省、连云港市以及灌云县三级环保部门工作人员,一起从和利瑞公司压滤车间的地下挖出被该公司偷埋的固体污染物。

这件“地下埋毒”案件水落石出后,在当地影响很大。绝不能让临港产业区成为不法企业“避风港”,已经成为当地政府的共识。发展的目的,是为了改善民生。为了改善园区环境,临港产业区由此进入脱胎换骨般的整改阶段。而加大对不法企业的监管力度,则是不使整改成果付诸东流的重要手段之一。

刘杰,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人,今年28岁,2014年考入灌云县环境保护局,2016年2月1日调入灌云临港产业区环保分局。在环境监管越来越严的当下,很多企业的环境违法行为越来越隐秘。为了调查取证,环境执法人员常常不分昼夜,或突出奇兵。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日常巡查中,门卫在环保人员出示执法证后,多次故意以通知请示领导为理由拖延时间。为了摸清情况,在一个冬夜的凌晨,检查人员利用黑夜的掩护,从企业物流门攀爬进厂区,对该企业进行突击检查,最终查实企业废气处理设施未开启的证据。”刘杰说。

抱着侥幸心理偷偷排污的企业,终究没有什么好下场。2016年12月1日凌晨,刘杰参加了临港产业区开展的一次“零点行动”,灌云县环保局、公安局、安监局、供电局等多部门20余人开展联合执法,半夜零点出动,对园区的环保整改验收未通过、拟取缔关闭的企业采取环保专项行动,实施强制断电,停产整顿。 参加“零点行动”的所有人员彻夜未眠,行动进行至下午两点多。

6月5日这一天,刘杰八点半刚开完开例会,就开始了一天紧张的工作。白天的工作千头万绪,晚上八点至十一点,还是刘杰这个组的夜查时间,他们分别对永润化工、海得利化学等9家企业进行现场检查,直到凌晨一点多才回宿舍休息。

中央环保督察的高压态势,公众对碧水蓝天的热切期盼,已经汇聚成打赢环保攻坚战的滚滚洪流。

曾经举报和利瑞公司偷埋危废的钱长生,现在已经是一个在当地小有名气的环境志愿者,除了经常到北京等地参加环境NGO组织的学习活动外,还经常被邀请列席地方环保部门召开的相关会议。公众参与,已经成为当地治理环境的重要抓手。

2017年正月,钱长生被邀请列席灌云县环境保护局召开的企业整改会议。他回忆了该县环保局长钱诗亚对参会企业家撂下的狠话:不管哪家企业,硬件与软件整改必须达标,思想认识不仅要到位,还要拿出实际行动,这也是最后一次整改的机会,如果这次不达标,下次就没有机会!

2017年1月10日下午,县长朱兴.gif

2017年1月10日下午,县长朱兴波(右)深入县临港产业区现场督查推进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问题整改工作。县领导张启银及环保整治工作“一办六组”负责人参加活动。


“在我的印象当中,这几年企业和政府不断加大环保投入力度。”钱长生说。“现在,地方政府对群众反映的环境问题,办事速度快,执法力度大,从NGO的角度来看,是十分赞赏的。比如有一次,我反映一条小河水质有点不大好看,园区环保分局立马采取措施,将小河水用堰拦起来,将水抽干,排查是否有企业私设暗管。并告知企业,即使是生活污水,也要处理后达标排放。”

去年11月15日,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对灌云县临港产业园区化工集中区给出反馈意见,灌云县高度重视,书记和县长挂帅主抓,确保中央环保督察环境问题尽快全面深入彻底整改到位。

“不考虑GDP,不考虑财政税收,就从群众健康出发、从绿色环保出发,下狠心将临港化工环保问题整治到位。”在灌云县环保整治会议上,县委书记左军表明了铁腕治污的决心。

为了落实江苏省环保厅和中央环保督察反馈的整改意见,灌云县委书记左军亲自挂帅,县四套班子领导牵头成立“一办六组”,强力推进各项整改工作,明确时限,明确标准,明确责任人,对企业排出新“三个一批”名单,加大了取缔关闭和整治力度。县委书记每两周都要亲自过问临港产业区环境问题整改情况;县长朱兴波基本每周都要到临港产业区督查推进环保整治进展。

不断改善民生是发展的根本目的,但绝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灌云县在抓好临港产业园区整改的同时,正在谋求全域旅游的发展之路。

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灌云县伊甸园、潮河湾区和大伊山等景区内游人如织,三天假期累计接待游客20余万人,全县旅游产业发展效果初现。5月8日,国家旅游局发布了《2017全国优秀旅游项目名录》,灌云县伊甸园项目成功入选。

灌云县委书记左军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如果游客还没下车,刺鼻的化工气味就来了,还搞什么特色小镇、旅游城市?整治化工园区、全县产业转型,我们在认识上实现了从‘要我转’到‘我要转’的根本转变。”

几乎每周都到化工园区现场督办整治的灌云县县长朱兴波说:未来将顶住经济压力,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真正实现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朱兴波强调,全县各部门要把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摆在首要位置,坚决、彻底加强环保整治,努力走出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

海滨大道.gif

海滨大道

灌云县委常委、临港产业区党工委书记张启银说:“化工整治,基础设施先行,无论如何也要把污水、废气和固废处理好。”

地处园区北部的光大环保(连云港)废弃物处理有限公司固体废弃物填埋场,是连云港唯一的固废填埋场、亚洲标准最高的刚性填埋场,一期工程库容30万立方米,已经投入1.4亿元。

和光大固废同样属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12.9亿元的华能热电项目,将于今年上半年投入使用;投资2.1亿元的2万吨污水处理厂升级改造工程完工,去年11月底已通过环保部门验收;投入3000万元建设的19公里“一企一管”工程已投入使用;74家企业完成清洁生产审核,总投入超过1亿元。

根据灌云县“十三五”规划,目前该县招商项目主要集中在港口物流、装备制造、食品加工、新能源、新材料等产业。今年一季度,灌云县新签约过亿元项目23个,过10亿元项目6个;在谈过亿元项目19个,其中包括投资150亿元的海上风电,投资100亿元的汉能移动电源等高新技术、新兴战略产业项目。

如果说,灌云县2004年成立临港产业区是为了筑巢引凤,而现在的化工企业整治则是为了腾笼换鸟。当初的“筑巢”和现在的“换鸟”,哪一届政府的干部都是头顶着巨大压力。但压力也是动力,正是在这种压力下,一座“绿色生态、宜居宜业”的现代化园区正在昔日的滩涂上拔地而起。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A+
来源:环境教育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7-12 11:32:24  所属分类:聚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