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然中寻回生命本真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 要

走进自然,投在大山阴影的怀抱里,躺在溪流边沿的青草上,抚摸着触手可及的卵石,聆听远近的来自大自然的交响,浑身舒畅、好不自在。

文/颜澄

常言说得好,智者爱山,仁者爱水。如果连身边的美丽景致和悦目事物都不懂欣赏,那生活有何意义可言? 平时置身于喧嚣熙攘,穿梭于人海车流,都市人如同一架机器,紧张、匆忙、机械、高速地运转。生活的含义仿佛就如一棵小草顶着烈日暴雨拼命抬头,虽然也有和风细雨的日子,但总似乎更多的意味着艰涩。走进自然,投在大山阴影的怀抱里,躺在溪流边沿的青草上,抚摸着触手可及的卵石,聆听远近的来自大自然的交响,浑身舒畅、好不自在。

 

1

青岛出版集团资深编辑申尧酷爱自然。天气好时,他都攀登崂山,独爱一些荒无人烟的小径。夏日炎炎,崂山清凉如斯。站在崂山罕至的小道上,他偶然会生出一丝孤独感。他说:“这种孤独是人与生俱来的,无法消除。缓解这种孤独,只能拼命走到自然中,去看、去触摸,以感受自己的存在。”

他甚至在日记中写道:那尖尖的山顶吸引着我,就像海明威夫子笔下的老人,他的小船孤独地竖着桅杆。而我此刻也像漂泊在海洋中,黄褐色的山体在夕阳的映衬下,突然发出一种黄金般的色彩。此时,在山坡上踉跄登攀的我,莫名感到一种幸福。此前则只有疲劳和孤独。无论世界多么繁华,无论时间多么漫长,我终究是一个人。虽然孤独,但却傲慢。

崂山最吸引人的风光,就是云气变化无常,山泉如歌如诉,云雾缭绕宛若仙境。为什么同样身处都市,有的人拼命逃离,有的人却感受不到孤独?申尧说:因为人本身就是自然的儿女,因为太过社会化,把这本性迷住了,一到大自然,这本性当然就被唤醒了……

作为图书出版资深编辑,冥冥之中,申尧和自然总联系在一起。他编辑出版的多部作品,皆与大自然有关。出版生涯第一本著作《雅鲁藏布江漂流历险记》便是一部讴歌大自然中荒野的作品。“我国有着令人着迷的高原、冰川、激流,也有在荒野中绝境逢生的人,比如《雅鲁藏布江漂流历险记》的作者税晓洁。”

雅鲁藏布江美丽的自然风光。.jpg

税晓洁和申尧是好哥们,两人都向往大自然,都在城市的钢铁森林中感到孤独和压抑。税晓洁是记者出身,所以他写作;他也是行者,所以他用双脚丈量山河。30年了,他不断在行走中探索未知世界,担负着科普与环保的传播。他已经不记得为什么要逃离城市,为什么眷顾着高山和流水。一个行囊背上,他便朝荒野迈进了。

“乌干达”是税晓洁漂流雅鲁藏布江时,漂友们送给他的外号。从雅鲁藏布江漂流回来,税晓洁干瘦、光头、刀脸、皮黑,如同从牢狱里跑出来的犯人。但是他的眼神出奇温和、明亮,偶尔潮湿,感恩于命运的眷顾——他又把命拎回来了,又可以用酒来浇灌周身的疲乏、内心的无聊。可是酒最终只是浇灌孤独的肥料,越喝孤独就越大,大如一块横在你面前的巨石。

这是《我的朋友税晓洁》中,潘能军对他的描写。你可以想象,一个逃离都市、常年浪迹高原的人,他厌弃什么、留恋什么。他似乎浑身披挂着大自然的触须——被高原的阳光炙烤,被粗砺的漠风吹拂,被雪山的清寒明净洗涤,已经染上了自然原始的野性。潘能军回忆说,躺在舒适的床上,税晓洁失眠,想把帐篷睡袋撑在家属区院子里,又怕别人说他神经出了问题。反正他一回到城市,身体就像一坨铁,很快就锈得不成样子了,接着精神也被什么蛀空,心似乎也被锈烂了。

税晓洁把雅鲁藏布江漂流沿途所看、所感,以及九死一生的生活写成纪实文字40万余字后,把再版修改的权利索性教给责编申尧。当申尧追着他从青岛来到十堰,要跟税晓洁签订出版合同时,没想到第二天税晓洁竟然还要去高原,一走就是3个月。

在十堰温暖阳光的摩挲中,税晓洁伸手拥抱了一下老朋友申尧,默默地用劲揽了他一下。申尧触碰到他那个孤独的、渴望再次回归荒野的心,已经重新蓄满能量。那么,除了羡慕和祝福,申尧还能再说什么?

为什么向往高原?为什么向往纯净野性的自然之美?有人问登山者,你为何要登山?登山者回答,因为那座山就在那里。这是理由又不是理由。

和税晓洁相比,申尧似乎要内敛一些。他向往陶渊明“开荒南野际,抱拙归园田”的山野生活,也憧憬《瓦尔登湖》中描述的荒野岁月:“站在积雪的平原上,好像在群山中的牧场上,我先是穿过一英尺深的雪,然后又穿过一英尺厚的冰,在我的脚下开一个窗,就跪在那里喝水,又望入那安静的鱼的客厅,那儿充满了一种柔和的光,仿佛是透过了一层磨砂玻璃照进去的似的,那细沙的底还跟夏天的时候一样,在那里一个并无波涛而有悠久澄清之感的,像琥珀色一样的黄昏正统治着,和那里的居民的冷静与均衡气质却完全协调。天空在我脚下,正如它之又在我们头上。”

 

2

马兰是2012年底开始参加自然之友环教部志愿者的活动。在她第一次接触到了“无痕山林”的概念后,其中提到对自然的保护深深触动了她。

“无痕山林”的概念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和当今中国的情况类似,城市化进程的快速发展,激发出中产阶级对于荒野自然的追求。一时间户外运动成为潮流,然而无规范的游憩行为严重破坏了脆弱的荒野生态。20世纪70年代起,美国政府管理部门开始与专业人士、民间团体合作推行户外游的环境保护观念,“无痕山林”理念应时而生。它以利奥波德的“土地伦理”为基础,萌芽于自然环境遭受严重破坏后对人与环境关系的反思,主要目的是激发和推广“负责任的户外休闲运动”。

33.jpg

“无痕山林”最重要的两条基本准则是:尊重和少冲击。在此基础上,归纳出七大行为原则,各自有详细、可操作的指引。但这并不是简单机械的操作指南,贯穿其间的是一种生活态度及观念。“无痕山林”并不主张以“保护”之名阻止人亲近自然,而是鼓励人在亲近自然、享受美好的同时,采用正确的行为方式,最大限度减少对环境的冲击,尊重自然中的一切生命。时至今日,“无痕山林”的理念已经推广到世界各地。

如何在与自然亲密接触的同时,尽量将人为活动对环境的影响减到最低呢?“无痕山林 (Leave No Trace)”提供了可以借鉴的一套做法。而作为自然之友培训讲师的马兰,也可以通过在自然中的教学,普及公众对保护荒野自然的环境意识。

马兰严格按照美国NOLS(国家户外领导学校)授权范围,由高阶讲师进行培训。而高阶讲师则需由符合Leave No Trace的训练员进行培训。这些培训不限于某种技能,重要的是一种理念和方法,受训者得到的不仅仅是证书,收获的是一份与自然联结的爱之心。

在一起去台湾的考察中,马兰印象深刻。一是台湾环境状况:街上见不到垃圾桶,垃圾收费是常态,垃圾装车直接分类;夜市多却没有满地油腻;山上有各种倡导文明游览的提示;二是授课老师的开放性: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主题,自评价、自管理;三是他们对环保的责任感很强。

马兰认为,“无痕山林”的概念也是环境文化的一个方面。对土地和自然环境的人文联结、关怀保护,先人早就是这样做的,只是我们给丢弃了。“无痕山林”的概念可以推广到无痕生活、无痕Everything,但是推广的难度很大,因为触及到价值观、人生观,社会大环境也阻碍了一部分人不敢持之以恒的去践行。

“我喜欢远离都市,走近自然。我以为,只要是对生活充满积极态度的人都会喜欢户外活动。户外活动大部分是感性的,继而是理性的。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户外经历多的人对保护大自然、保护环境更容易理解和接受了。”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徒步旅行。.jpg

 

3

与马兰一样,刘竞超也是自然之友成员,他是“无痕山林”高阶讲师。谈到对自然的热爱时,他讲述这样一件事。有一次,他在户外行走。“那是一次特别难忘的经历,当我脱下鞋,除掉自己的保护壳,双脚踩在一片土地上时,我真正感受到了土地的温度,然后我会不自觉地走得很轻、很慢。我在双脚的行走中,感受凹凸不平的地面带给我的疼痛,继而也感受到自己带给土地的伤害。将心比心,就会慢慢打开自己与土地的联结,感觉到土地给予万物生生不息的力量。”刘竞超说。

常年行走于山林之间,他习惯了自己生活的脚步,有意识地去感悟人和周遭大自然之间的生命联结。大自然就是一面镜子,让人照见自身的浅薄。“生命所展现的力量值得尊重,我们对未知的环境可以存有警惕,却不应抱有敌意。生态文明的哲理和精华就在于揭示了通向理解和爱惜一切生命的路。怀着对自然的敬畏、带着对生命的欣赏,去看山、听海、赏花、观鸟,去做一些能让心宁静而无关功利的事情。人生的意义,就在当下。”刘竞超不仅如此感慨。

2005年起,刘竞超开始接触户外活动。作为一个常年走入森林之中的人,他也亲历了户外活动的发展趋势和变化。随后越来越感觉近年来因为户外活动门槛的降低,致使越来越多的人走近山林。但不少参与者经验不足、敬畏缺失,致使未开发景区遭受破坏,已开发景区过度开发、人满为患。而当地的生命在人类的打扰下主动或被动地改变了生存习惯。无可奈何,它们的栖息地被人为破坏了,不得已需要迁移。

正因如此,他选择成为一名志愿者,也是希望能通过日积月累的努力,促进大家对自然和其中每一个生命的尊重和爱护。借用梁从诫先生的一句话: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为什么走入大自然呢?那里能找回人类的本真,并赋予人最真实的灵感。就连齐白石老先生都说:师法自然。还有什么理由,不回归大自然去呢?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A+
来源:环境教育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8-30 10:05:08  所属分类:聚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