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古人的勤俭美德

摘 要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勤俭是最古老的训诫,“克勤于邦,克俭于家”,“不勤不得,不俭不丰”,勤而且俭才能聚财致赢,否则,用之无节,犹如漏后不堵,必致财源流失。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勤俭是最古老的训诫,“克勤于邦,克俭于家”,“不勤不得,不俭不丰”,勤而且俭才能聚财致赢,否则,用之无节,犹如漏后不堵,必致财源流失。

文/ 本刊编辑部

 

自今年一月以来,一股从民间刮起的旋风可谓席卷全国,也受到了上自高层下到百姓的积极响应,这个旋风就是“光盘行动”。所谓“光盘行动”,就是指就餐时倡导人们不浪费粮食,吃光盘子里的东西,吃不完的饭菜打包带走。

 

节俭,事关长治久安

中华民族是一个崇尚节俭的民族,历史也为我们留下了不胜枚举的名言名句。这些名言名句,字字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成为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宝贵精神财富。

 

“君子以俭德辟难,不可荣以禄。”出自《周易·否》。意思是说:君子以节俭为德而避开危难,不可追求荣华而谋取禄位。

“克勤于邦,克俭于家。”出自《尚书·大禹漠》。也就是说,对于国家能够勤勤恳恳,对于家庭,能够勤俭持家,勤俭节约,艰苦朴素,于国于家无不是富。

“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出自《左传·庄公二十四年》。 意思是说:节俭,是善行中的大德;奢侈,是邪恶中的大恶。

“民生在勤,勤则不匮。”出自《左传·宣公十二年》。意思是老百姓的生计在于辛勤劳作,只有勤于劳作,财物才不会匮乏。

“俭节则昌,淫佚则亡。”出自《墨子·辞过》。意思是节俭就会昌盛,淫佚享乐就会败亡。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出自《全唐诗》的《古风二首》。又称为《悯农二首》,作者为唐朝诗人李绅。意思是:农夫在中午的炎炎烈日下锄禾,滴滴汗珠掉在生长禾苗的土中。又有谁知道盘中的饭食,每一粒都是这样辛苦得来。

“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出自唐李商隐《咏史》。意思是:纵观历史,大到邦国,小到家庭,无不是兴于勤俭,亡于奢靡。

“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自然之理也。”出自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伶官传序》。意思是说:忧虑操劳国事可以使国家兴盛发达,追求安逸享乐可以招致自己的灭亡。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出自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大意为:从节俭变得奢侈容易,从奢侈转到节俭则很困难。

“取之有度,用之有节,则常足。”出自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四 。大意是:有计划地索取,有节制地消费,就会常保富足。

“惟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出自《宋史·范纯仁列传》。大意是:只有节俭可以使人廉洁奉公,只有宽容可以使人养成好的品德。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 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出自明·朱柏庐《治家格言》。大意:即使是一顿粥、一顿饭,也应当想到它来得不容易;即使是半根丝、半根线,也要想到劳作的艰辛。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出自三国诸葛亮的《诫子书》。大意是:德才兼备人的品行,是依靠内心安静精力集中来修养身心的,是依靠俭朴的作风来培养品德的。不看轻世俗的名利,就不能明确自己的志向,不是身心宁静就不能实现远大的理想。

 

节俭,事关国家兴亡 

“戒尔卿士,功崇惟志,业广惟勤,惟克果断,乃罔后艰。位不期5 骄,禄不期侈。恭俭惟德,无载6 尔伪。作德,心逸日休;作伪,心劳日拙。居宠思危,罔不惟畏,弗畏入畏。推贤让能,庶官乃和,不和政庞7。举能其官,惟尔之能。称匪其人,惟尔不任。”

——《尚书·周官》

 

这是周成王讨伐淮夷,班师后对臣下的劝告:“告诫你们各位卿士,崇尚功绩在于立志,业绩广大在于勤劳,惟有果敢决断,才不会有后来的艰难。职位不能会合骄傲,俸禄不能会合奢侈。恭敬勤俭是美德,不要施行伪诈。作为于道德,心会闲适而且一天天美好;作为于伪诈,心会劳苦而且一天天笨拙。处于宠爱之位要想到危险,没有一件事不应该敬畏,不知敬畏就会进入所畏之地。推举贤明让位有才能之人,众多官员才能和谐,不和谐政事就会庞杂。推举有才能之人担任官职,才是你们的才能。称说别人不行,那就是你们不能胜任。”

 

《左传·庄公二十四年》中写道:“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据《左传》庄公二十四年和《国语·鲁语上》记载,鲁庄公修饰桓公之庙,油漆柱子,雕刻椽子,鲁大夫御孙进谏,强调节俭是恭敬美德,奢侈越制是极大恶行。此语深受历代君臣重视,用以修身、治国。成王封伯禽于鲁。周公诫之曰:“往矣,子勿以鲁国骄士。吾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也,又相天子,吾于天下亦不轻矣。然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哺,犹恐失天下之士。吾闻德行宽裕,守之以恭者,荣。土地广大,守之以俭者,安。禄位尊盛,守之以卑者,贵。人众兵强,守之以畏者,胜。聪明睿智,守之以愚者,哲。博闻强记,守之以浅者,智。夫此六者,皆谦德也。夫贵为天子,富有四海,由此德也。不谦而失天下,亡其身者,桀、纣是也。可不慎欤?”

——《韩诗外传》卷三

 

这段文字的大意是:周成王将鲁地封给周公之子伯禽。周公告诫儿子说:“去了以后,你不要因为受封于鲁国( 有了国土) 就怠慢,轻视人才。我是文王的儿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叔,又身兼辅助皇上的重任,我在天下的地位也不能算轻贱的了。可是,一次沐浴,要多次停下来,握着自己已散的头发,接待宾客。吃一顿饭,要多次停下来,唯恐因怠慢而失去人才。我听说,用恭敬的态度来保有宽以待人的品行,就会得到荣耀;用节俭来保有广大的土地,必定会有安定;用谦卑来保有显赫的官职,就能得到高贵;用警备之心来统御众多的人口、庞大的军队就意味着胜利;用愚笨来保有聪明睿智,就是明智;用浅陋来保有渊博,也是一种聪明。这六点都是谦虚谨慎的美德。即使是天子,之所以拥有天下,是因为遵从了这些品德。不谦虚谨慎从而失去天下,进而导致自己身亡,桀纣就是这样的下场。(你)能不谦虚谨慎吗?”

 

墨者亦尚尧舜道, 言其德行曰:“堂高三尺,土阶三等,茅茨不翦, 采椽不刮。食土簋,啜土刑, 粝粱之食,藜藿之羹。夏日葛衣,冬日鹿裘。”其送死,桐棺三寸, 举音不尽其哀。教丧礼,必以此为万民之率。使天下法若此,则尊卑无别也。夫世异时移,事业不必同,故曰“俭而难遵”。要曰强本节用,则人给家足之道也。此墨子之所长,虽百家弗能废也。

——《史记·太史公自序》

 

这段文字的大意是:墨家也崇尚尧舜之道,谈论他们的品德行为说:“堂口三尺高,堂下土阶只有三层,用茅草搭盖屋顶而不加修剪,用栎木做椽子而不经刮削。用陶簋吃饭,用陶铏喝汤,吃的是糙米粗饭和藜藿做的野菜羹。夏天穿葛布衣,冬天穿鹿皮裘”。

 

墨家为死者送葬只做一副厚仅三寸的桐木棺材,送葬者恸哭而不能尽诉其哀痛。教民丧礼,必须以此为万民的统一标准。假使天下都照此法去做。那贵贱尊卑就没有区别了。世代不同,时势变化,人们所做的事业不一定相同,所以说墨家“俭啬而难以遵从。”墨家学说的要旨强本节用,则是人人丰足,家家富裕之道。这是墨子学说的长处,即使百家学说也是不能废弃它的。

 

先秦诸子学说中墨家最具有平民色彩,对中国古代社会的影响十分显著。墨子针对贵族政治的腐败和统治者骄奢淫逸的现实,提出“节用”、“节葬”,希望统治者能够节俭,生活艰苦朴素,与百姓一同劳作,使百工各事其所能,罢免一切不利于百姓生产的奢侈浪费。十七年,太宗问遂良曰:“舜造漆器,禹雕其俎,当时谏舜、禹者十余人。食器之间,苦谏何也?”遂良对曰:“雕琢害农事,纂组伤女工。首创奢淫,危亡之渐。漆器不已,必金为之,金器不已,必玉为之。所以诤臣必谏其渐,及其满盈,无所复谏。”太宗以为然,因曰:“夫为人君,不忧万姓而事奢淫,危亡之机可反掌而待也。”

——《旧唐书·褚遂良传》

 

故事发生在唐太宗贞观十七年。中国古代以农业立国,物产有限,工匠过分讲究雕琢,器皿脱离实用的需要讲求精美,必须投入较多的人力和物力,风气一开,上行下效,“一夫不耕,或受其饥,一妇不织,或受其寒”,就会影响到百姓的生活。因而养成节俭的风习至为重要。褚遂良的谏词,代表了贤明士大夫普遍的看法,君主对社会风气的厚薄具有他人无法比拟的影响力,任何奢华的念头都可能兴起骄奢淫逸的狂风,因而,对封建君王来说,防微杜渐尤其重要。

 

节俭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我有三宝,持而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道德经》第六十七章

 

老子的学说,强调清静无为,以此来看人与自然的关系,颇为深刻。人类社会的发展,离不开对大自然的索取。如何满足日益增长的人类社会的需要,只有两条途径:一是向身外求,发展科技,开发新能源;二是向心内求,根据老庄的学说,降低人的欲望,减少对大自然的索求,以免资源枯竭,从而延长整个人类的寿命。所以,老子以慈爱、节俭和因循自然为宝,提倡节俭、反对奢侈浪费,不仅关系国家的兴衰、王朝的替代,更关系到整个人类的命运。

 

子曰:“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

——《论语·述而》

 

儒家以谦逊为美德,反对骄奢淫逸。孔子并不赞成夏人的质朴无文,但如与统治者的骄奢淫逸相比较,孔子宁可选择节俭朴素,即使被视为固陋寒伧。由此看来,在礼的践行过程中,很容易产生“过”(奢华)与“不及”(吝惜)的问题,但对二者的轻重,孔子的态度是明确的。

 

夫尚俭者,开福之源;好奢者,起贫之兆。

——《魏书·李彪传》

 

李彪是北魏孝文帝时的大臣,针对当时上层社会奢侈淫靡的社会风气,上书朝廷,倡导节俭。其言曰:“今时浮华相竞,情无常守,大为消功之物,巨制费力之事,岂不谬哉!消功者,锦绣雕文是也;费力者,广宅高宇壮制丽饰是也。其妨男业、害女工者,焉可胜言哉!”他又举“夏禹卑宫室而恶衣服,殷汤寝黄屋而乘辂舆”为例告诫君王,举“孔子为鲁司冠,乘柴车而驾驽马”、“晏婴为齐正卿,冠濯冠而衣故裘”为例来告诫群臣,用史实证明,崇尚节俭乃国家与个人之福,喜好奢华,是国家和个人陷入贫困之始。

 

贞观元年,太宗谓侍臣曰:“自古帝王凡有兴造,必须贵顺物情。昔大禹凿九山,通九江,用人力极广,而无怨讟(dú)者,物情所欲,而众所共有故也。秦始皇营建宫室,而人多谤议者,为徇其私欲,不与众共故也。古人云:‘不作无益害有益。’‘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固知见可欲,其心必乱矣。至如雕镂器物,珠玉服玩,若恣其骄奢,则危亡之期可立待也。自王公已下,第宅、车服、婚嫁、丧葬,准品秩不合服用者,宜一切禁断。”由是二十年间,风俗简朴,衣无锦绣,财帛富饶,无饥寒之弊。

 

贞观二年,公卿奏曰:“依《礼》,季夏之月,可以居台榭,今夏暑未退,秋霖方始,宫中卑湿,请营一阁以居之。”太宗曰:“朕有气疾,岂宜下湿?若遂来请,糜费良多。昔汉文将起露台,而惜十家之产。朕德不逮于汉帝,而所费过之,岂为人父母之道也?”固请至于再三,竟不许。贞观四年,太宗谓侍臣曰:“崇饰宫宇,游赏池台,帝王之所欲,百姓之所不欲。帝王所欲者放逸,百姓所不欲者劳弊。孔子云:‘有一言可以终身行之者,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劳弊之事,诚不可施于百姓。朕尊为帝王,富有四海,每事由己,诚能自节,若百姓不欲,必能顺其情也。”魏徵曰:“陛下本怜百姓,每节己以顺人。臣闻‘以欲从人者昌,以人乐己者亡’。隋炀帝志在无厌,惟好奢侈,所司每有供奉营造,小不称意,则有峻罚严刑。上之所好,下必有甚,竞为无限,遂至灭亡,此非书籍所传,亦陛下目所亲见。为其无道,故天命陛下代之。陛下若以为足,今日不啻足矣。若以为不足,更万倍过此亦不足。”太宗曰:“公所奏对甚善!非公,朕安得闻此言?”

——《贞观政要·俭约》

 

贞观元年,唐太宗对侍从的大臣们说:“自古帝王凡有兴建营造,必须重在依顺民心。当年大禹开凿九山、疏通九江。使用人力极多,而没有怨言,是因为民心希望这么做,而为大家共同享有的缘故。秦始皇兴建宫室,而百姓多指责议论,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不和大家共同享有的缘故。古人说,‘不要做无益的事来损害有益的事’‘不寻求那些满足私欲的东西使民心不乱’。可知见到那些能满足私欲的东西,心就一定会乱了。至于精雕细刻的器物,珠宝玉器和服饰珍玩,如果任意骄奢下去,那么国家危亡的日子就会立即到来。从王公以下,住宅府第、车服、婚嫁、丧葬,都得按照品级,不应服用的应一概禁绝。”这样20年间,社会风俗崇尚简朴,衣无锦绣,财帛富饶,没有饥寒之苦。

 

贞观二年,公卿大臣上奏说:“依照《礼记》所说,夏季最后一个月,可以居住在台上的楼榭里,如今夏暑尚未消退,秋季绵绵细雨刚刚开始,宫里低下潮湿,请营建一座楼阁来居住。”唐太宗说:“我有气息不顺的毛病,怎适宜于住在低下潮湿的地方? 如果同意奏请,就会花费很多钱财。从前汉文帝准备兴建露台,因为不愿用掉相当于10户人家家产的经费而作罢。我的德行比不上汉文帝,而兴建的费用要超过他,难道是作为百姓父母的君主所该做的吗?”公卿大臣们再三恳请,太宗始终没有同意。

 

贞观四年,唐太宗对侍从的大臣们说:“宫室殿宇盖得宏伟装饰得华丽,游览玩赏水池楼台,是帝王所希望的,是百姓所不希望的;帝王之所以希望这样,是为了放纵逸乐,百姓之所以不希望,是因为劳苦疲累。孔子说,‘有一句话可以终身奉行的,那就是恕吧!自己所不愿做的,切记不要强加给别人。’劳苦疲累的事情,实在不该强加给百姓。我被尊为帝王,富有四海,什么事情都凭我一句话,我确实能自我节制,如果百姓不想那么做,就一定顺应民情。”

 

魏徵说:“陛下本来爱怜百姓,经常节制自己而顺应民情。我听说过:‘拿自己的欲望顺应民情的就会昌盛,靠百姓来博取自己欢乐的就会灭亡。’隋炀帝一心贪得无厌,专门喜欢奢侈,主管部门每有供奉营造,稍微不称心,就要施加严刑峻罚。上边有所喜好,下边必然做得厉害,大家争相无限制地放纵淫逸,很快就会导致灭亡。这不是书上写的,而是陛下所亲眼目睹的事实。正因为他无道,所以上天才让陛下来取代他。陛下如果认为已满足欲望,那么今天就不仅仅是满足了,如果认为不满足,再超过现在万倍也不会满足。”太宗说:“你的奏对很好! 不是你,我怎能听到这些话呢?”


文章刊于《环境教育》杂志2013年3期


    A+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0-09-22 14:07:45  所属分类:聚焦
标签: